欣贺股份再冲IPO小S孙红雷间接持股

欣贺股份再冲IPO小S孙红雷间接持股

与2014年时相比,营收、净利滑坡,存货增加;募资部分用于开店,近几年门店逐年减少

2014年5月,欣贺股份首次冲击IPO。彼时,正是公司业绩的高光时期。2014年,该公司营业收入达22.18亿元,净利润5.32亿元;2015年营收和净利润有所下滑,分别实现18.13亿元和3.60亿元。

这样一家“星光熠熠”的公司,在2018年1月首发被否,证监会发审委曾质疑其收入确认是否合规,且公司存在业绩下滑、毛利异常等问题。此次再度闯关A股,业绩增长乏力、存货去库存难等仍是欣贺股份绕不开的“结”,欣贺股份做好充足准备了吗?

欣贺股份近三年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正在逐年下降。近三年各期末,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3.59亿元、3.07亿元和2.15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欣贺股份是国内品牌女装企业,主营中高端女装的设计、生产和销售,旗下拥有JORYA、JORYA weekend、ΛNMΛNI(恩曼琳)、GIVH SHYH、CAROLINE、AIVEI 和QDA等七个女装品牌。

实际上,欣贺股份的门店数目在不断减少。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末,欣贺股份门店数量分别为757家、697家、617家、590家和600家,整体呈现下滑态势。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在除西藏以外的全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以及台湾、澳门设有574家销售门店,其中自营门店442家,经销商门店132家。

与另外两大主营业务相比,手机的表现并不理想。2019年前三季,小米三大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手机913亿、IoT与生活消费产品426亿、互联网服务142亿。其中手机销售收入占营收的比值,从2015年的80.4%降至2019年前三季的61.1%。在第三季度内,只有小米手机业务同比出现下滑。小米手机业务首次出现量价齐跌,其出货量同比下滑 3.6%,带动整体营收同比下降7.8%。

孙红雷、小S夫妇等明星藏身“致富”

诺为咨询CEO李睿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整个2019年尤其是上半年,全球经济形势低迷,Q3也是市场的一个低点。但是,从接下来的第四季度开始,随着5G在中国这样的大国普及,手机销量跌幅会开始慢慢减少,到明年迎来反弹。现在讨论所谓的出货量并不真实,很多产品可能还在库存里,并不是真正的销量。李睿认为,“5G上来后也会给市场尤其是用户换机注入活力。现在换机的决定性因素并不是内存、屏幕,换机期限也拉长到了两年半到三年,所以5G绝对是一个刺激因素。预计最晚明年的第二季度,手机市场会迎来反弹。”

单一的手机硬件收入,已经不足以支撑手机品牌的发展。2019年Q3,小米互联网服务收入53.1亿(占营收的8.9%),同比增长12.3%。过往四个季度,互联网服务总收入182亿。而IoT与生活消费产品、互联网服务分别取得45%和12%的营收同比增长。这一营收模式正在向苹果看齐,也正如雷军所说,“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具体而言,小米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IoT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名行业人士看来,5G的落地仍然会给智能手机行业带来新的动力。Anshul Gupta认为,大多数智能手机用户的需求,已不再是低价位智能手机。相比高端智能手机,如今的智能手机用户更愿意选择性价比更高的中端智能手机。此外,智能手机用户正在等待5G网络覆盖更多国家,并将购买决定推迟到2020年。

硬件增速遭遇天花板已是不争的事实。Gartner高级研究总监Anshul Gupta表示,尽管苹果继续在各个市场开展促销和折扣活动,但仍不足以刺激全球需求。虽然iPhone在大中华区市场的销量保持增长,但今年年初仍出现了两位数下降。iPhone 11、11 Pro和11 Pro Max的初期销售情况不错,这预示着第四季度销量可能会恢复正增长。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法律事务部张建平律师表示,在相同或近似的类别上申请注册的标识如果与已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商标局将会驳回商标的注册申请。如在商业活动,在相同或近似的产品或服务中使用与他人已注册的标识,存在侵犯商标专用权的风险。

2014年报送的招股书显示,2011年10月以前,孙氏家族成员4人一直持有欣贺股份100%的股份。2011年之后,孙氏家族开始引入外部投资者。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此次卷土重来,欣贺股份将保荐券商从国金证券更换为中信建投,将上市地从上交所更换为深交所。

此外,公司仅在报告期就爆出8起违法违规事件,涉及产品质量、消防安全、税务、出口等多种问题。

但是,小米董事长雷军仍对外表示,这是小米盈利最为理想的一个季度。另一家国产品牌的成绩也不容小觑。华为在该季度实现智能手机销量两位数增长,共计售出6580万台智能手机,同比增长26%。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13日上午,香港立法会财务委员会继续讨论年度公务员薪酬调整以及公务员加薪拨款申请的相关事宜。据报道,在薪酬调整上,香港高层薪金级别及首长级的公务员加薪幅度为4.75%,中级及低级薪金级别的公务员加薪幅度为5.26%。公务员加薪拨款主要处理香港警方的逾时工作津贴问题。数据显示,在过去半年,香港警务处平均每月领取逾时工作津贴的人员约1.1万人,相关开支约为9.5亿港元。

目前的手机市场已经接近饱和,市场变成了存量的竞争。销量一直向上攀升并不现实。提高智能手机的智能化程度,将日益成为手机制造商之间的竞争焦点。智能手机将能够根据用户的背景和偏好,提供越来越个性化的内容和服务。Gartner高级研究总监Roberta Cozza认为,为了提供与用户关联的个性化体验,制造商需要进一步在智能手机中加入人工智能,同时将安全功能与隐私作为其品牌的关键要素。

另一方面,尽管美国宣布针对华为禁令的宽限期再次延长90天,但该禁令实际已对华为在国际市场产生了负面影响。

例如,公司旗下恩曼琳(ΛNMΛNI)品牌的商标被乔治阿玛尼米兰公司瑞士门德里西奥分公司狙击,以该商标与其注册在先的引证商标“ARMANI”和“阿曼尼”等近似,且被异议商标的指定商品与引证商标指定商品构成相同/类似商品为由提出异议。欣贺股份在2013年1月11日就该异议提交了答辩书,但国家工商管理行政总局裁定该异议商标被不予核准注册。

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各期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4.45亿元、4.60亿元和5.96亿元,占同期资产总额的比重分别为20.89%、20.74%和25.27%;公司库龄1年以上的产成品余额分别为3.51亿元、3.52亿元和3.82亿元,逐年增长。

股东“星光熠熠”,公司部分商标的纠纷亦引人关注。裁判文书网显示,欣贺股份涉及多个商标纠纷案件。

业绩下滑,核心品牌收入减少

12月2日,信息技术研究和顾问公司Gartner发布统计数据,2019年第三季度全球售给终端用户的智能手机数量继续走低,比2018年第三季度下降了0.4%。由于消费者更加注重性价比,因此市场需求仍处于疲软状态。

按规定,海关申报单按日期取齐后,由主管部门保管1个月后销毁。关税厅解释说,泄露海关申报书,违反相关法律条款,最多可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

在欣贺股份2018年1月首发被否时,发审委就曾提到该公司业绩大幅下滑的问题。实际上,将欣贺股份的业绩放在更长的时间轴里会发现,该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甚至不如2011年,当年欣贺股份实现营收18.68亿元,净利润实现4.41亿元。

值得关注的一点是,此次欣贺股份拟首次公开发行不低于8001.01万股,募资金额根据届时市场和询价情况而定,该公司披露项目总投资时的金额为12.93亿元,主要用于营销网络建设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仓储物流配送中心建设等。

一方面,欣贺股份在持续关店,另一方面,公司欲通过此次IPO加码营销网络建设,继续开店。

据报道,海关申报书泄露受害者名单中不仅有韩国前国家足球选手安贞桓、演员宋慧乔,还有现代汽车集团首席副总裁郑义宣(音译),歌手金泰源、旅日侨胞钢琴家梁邦彦等。

国内知名女装企业、新晋网红品牌JORYA母公司欣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欣贺股份”)再度冲击A股。

应收账款也在增加。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0.61亿元、0.75亿元和1.05亿元。公司对此解释称,应收账款余额有所上升,主要是由于公司自营模式(自建直营店)收入不断提高,这些自建的直营店基本上都建在商场内,由商场负责收款。而近三年期末公司应收商场的结算款余额增加,导致了公司应收账款增加。

会议随后就是否要求香港警务处代表出席会议作表决,结果15票赞成、30票反对,反对派议员要求香港警队出席会议的无理要求被否决。

其中,6.7亿用于营销网络建设项目,该公司计划利用募集资金新增365家终端店铺,及对现有109家终端店铺进行升级。计划在三年项目实施期内为七大自有核心品牌开设365家自营店,其中直营店铺278家,管理店铺87家。

而这一战略思维,早已在苹果身上被成功验证。苹果公司2019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iPhone销售额仍占公司收入50%以上,但是随着苹果业务属性的变化,iPhone重要性和占比也在呈下降趋势。iPhone当季营收333.62亿美元,同比下降9%;服务类营收125亿美元,同比增长18%;Mac当季营收69.9亿美元,同比下降5%;可穿戴、家居、配件类营收65.20亿美元,同比增长高达54.4%。

值得注意的是,欣贺股份的存货跌价提计标准明显低于其他竞争对手。该公司1-2年的产成品存货跌价提计标准为5%,而歌力思为50%,朗姿股份计提10%-40%,锦鸿集团提计10%。

11月22日,欣贺股份更新了招股说明书。定位中高端女装的欣贺股份,股东名单相当豪华:LV母公司LVMH集团赞助的私募基金L Capital Asia曾经入股该公司;小S夫妇持股的Purple Forest Limited也出现在欣贺股份的股东名单上。

厦门君豪持有公司0.4132%的股权。天眼查显示,演员孙红雷在厦门君豪中持股50%。

此次卷土重来,欣贺股份的业绩却缩水。虽然在2016年至2018年度,欣贺股份的营收和净利润缓慢增长,但与2014年时已不可同日而语。2016年至2018年,欣贺股份分别实现营收14.98亿元、16.34亿元和17.6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5亿元、1.92亿元和2.06亿元,与2014年相比,公司营收下滑明显,净利润已经被腰斩。

据该公司披露,2013年末、2014年末和2015年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3.94亿元、3.67亿元和3.71亿元,占同期资产总额的比重分别为21.71%、17.14%和17.41%。

记者注意到,部分经销门店转为管理商门店。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共有63家门店从经销门店转为管理商门店。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在这个模式下,商品的所有权和风险仍由欣贺股份承担。经销商们转做管理商,是否与欣贺股份的销量及存货风险有关?11月29日,新京报记者致电欣贺股份,但未接通。

香港公务员事务局局长罗智光在会议上重申,是次拨款涉及公务员薪级表调整,属恒常机制,各部门和职系的表现并非调整薪酬的考虑因素,反对派议员若有意见,可通过其他渠道反映跟进。罗智光称他会向香港保安局转达反对派议员的要求,但香港保安局是否出席会议由香港特区政府决定。

欣贺股份的股东名单中,还暗藏了不少明星的身影。招股书显示,Purple Forest Limited持有公司1.3843%的股权。在Purple Forest Limited的股东名单中出现了台湾综艺天后“小S”徐熙娣及其丈夫许雅钧的名字,持股比例分别为7.46%和14.93%。

欣贺股份也在发展电商渠道,但仍然以线下门店为主。鞋服行业分析师马岗表示,自营的优势是渠道掌控,但资产重、投入大,适合资金充足的企业,经销商店的灵活性更强。

Gartner高级研究总监吕俊宽认为,推动华为全球智能手机销量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其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华为在中国售出了4050万台智能手机,在市场中的份额增加了近15个百分点。在中国市场,华为的强大生态系统继续呈现增长势头。“华为对子品牌(荣耀和Nova)、多渠道运营(线上和零售)以及5G和其他技术创新的长期投资,是其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的基础。”吕俊宽进一步指出。

关税厅表示,将对海关申报书泄露经过进行调查,并对相关职员进行处罚。

不过,不同厂商的表现并不一样。在该季度内,华为、三星与OPPO的市场份额增加,苹果与小米的市场份额下降。这一转变使三星、华为、小米、OPPO和Vivo等品牌纷纷加强其入门级和中端产品系列。正是这一策略帮助华为、三星和OPPO在2019年第三季度实现了增长,而苹果的市场份额相比去年第三季度,下降了1.3%。

作为最受瞩目的手机品牌,苹果 iPhone 在2019年第三季度销量继续下滑,共售出40833万台,同比下降 10.7%。即便如此,智能手机市场份额,仍然在向头部品牌集中。去年第三季度,“其他”品牌智能手机销量占比近四成,而到了今年,这一占比数已经下降至35.8%。

对于国产品牌来说,从今年开始,似乎都将盈利放在了最为重要的位置。11月27日盘后,小米集团(1810.HK)发布了2019年Q3及9个月业绩公告。报告显示,Q3营收536.6亿,同比增长5.5%,略高于市场预期。经调整净利润34.7亿,同比增长20.3%。尽管营收增幅放缓导致小米股价一直处于低迷,小米手机出货量同比也减少了100万部。

分析人士认为,几年前任何厂商都能够在智能手机市场中分一杯羹的情况,已经一去不复返。但是在这个已经成熟的市场中,那些有核心竞争力的厂商仍然会继续推出最好的产品。

招股书披露,2011年6月,作为欣贺有限(公司前身)大股东的欣贺国际将其持有的82.14万美元的出资额以等值人民币3.39亿元的美元转让给L Capital Xiamen Fashion Ltd。(下称L Capital Xiamen),此次每股转让的价格约为15.13元。转让后,L Capital Xiamen持有公司上市前7%的股份,直至2018年1月,欣贺国际从该基金手中回购了其所持有的全部股份。

存货问题待解,一边关店一边募资开店

Gartner数据显示,在第三季度,三星以销量7905万部依旧占据第一;华为则以6580万部占17.0%份额,排名第二;苹果较上年销量略微下降,位居第三;而小米成绩也不错,有3227万部出货量,市场份额8.0%。

欣贺股份旗下首个品牌JORYA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经营,2006年,欣贺有限成立。2012年,欣贺有限完成股改,开启冲击A股之路。

最新更新的招股书显示,截至披露日,公司的实控人为孙氏家族成员,具体为孙瑞鸿、孙孟慧、卓建荣和孙马宝玉,其中孙马宝玉与孙瑞鸿、孙孟慧为母子(女)关系,孙孟慧与卓建荣系夫妻关系。孙氏家族成员通过欣贺国际、欣贺投资、巨富发展合计持有公司87.8350%的股份。

报道称,会议上又有反对派议员旧话重提,要求将香港警队的加薪分拆讨论,同时要求香港警方或保安局出席会议说明情况。对此,香港建制派议员表示明确反对。香港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直斥,香港反对派议员不应在没有任何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就如此针对香港警队,称香港公务员加薪是根据既定机制,香港警方为了香港社会的稳定和安全超时加班,就应该获发津贴。葛珮帆强调,鼓舞香港警队士气对于维持治安、止暴制乱至关重要。

海外网12月13日电 13日上午,香港立法会财务委员会继续讨论年度公务员薪酬调整以及公务员加薪拨款申请的相关事宜,其中便包含了香港警方的逾时工作津贴。数据显示,过去半年香港警务处平均每月领取逾时工作津贴的人员约有1.1万人,开支约为9.5亿港元。

欣贺股份对主营品牌的依赖并没有太大的改变。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的核心品牌JORYA和JORYA weekend的合计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6.43%、49.64%、50.15%和51.90%,逐步上升。公司对核心品牌的依赖度越来越高,但核心品牌的收入却越来越少。招股书显示,2018年,JORYA和JORYA weekend的销售收入分别为7.09亿元和1.71亿元,与巅峰时期2014年的销售收入7.36亿元和2.91亿元相比,JORYA weekend的销售收入甚至下滑4成。

被泄露的申报书是他们于2011年至2015年乘飞机进入韩国时,在机场海关填写并提交的。其中包括他们的护照号码、出生年月日、电话号码、地址等个人信息。

欣贺股份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

在首次闯关A股时,发审委曾质疑欣贺股份的存货水平,此次再度闯关,欣贺股份的存货仍不断攀升。

11月29日,针对欣贺股份净利润增长乏力、如何处理高企的存货水平及部分商标无法注册等问题,记者致电欣贺股份并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暂无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