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农村部全国生猪存栏止降回升猪肉价格连续四周回落

据农业农村部消息,随着国家和地方一系列恢复生猪生产政策措施的落实,近期生猪生产出现转折性积极变化,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双双探底回升,生猪价格也回落趋稳。

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局长杨振海介绍,中央和地方恢复生猪生产的政策效果已经开始显现,加上市场行情带动,养猪场户补栏信心进一步增强,全国生猪生产探底回升。一是生猪存栏首次探底回升。据农业农村部对全国400个县定点监测,11月份生猪存栏环比增长2%,自去年11月份以来首次回升;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增长4%,已连续2个月回升。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这两个重要生产指标双双止降回升,表明全国生猪生产整体趋稳向好。从不同区域看,有18个省份生猪存栏环比增长,比上月多6个;有22个省份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增长,比上月多5个。其中,东北、西北、黄淮海、华东、华南等地区生猪生产恢复较快。二是规模猪场生产恢复势头更加强劲。11月份全国年出栏5000头以上规模猪场的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增幅分别为1.9%和6.1%,均比10月份扩大1.4个百分点,已连续3个月环比增长。三是猪饲料产销量持续增长。据对全国饲料生产企业全覆盖监测,11月份猪饲料产量环比增长6.9%。猪饲料是生猪养殖的物质基础,猪饲料产量连续3个月环比增长,也反映出全国生猪生产恢复的好势头。四是后备母猪销量回升。据对重点种猪企业跟踪监测,11月份二元后备母猪销量环比增长25.9%,同比增长135%,表明养殖场户补栏增养信心进一步增强。

生猪价格有所回落 猪肉价格每公斤51.22元

海外网12月6日电 香港警方5日于城门水塘附近检获59支,合共约137公升的危险化学品,部分属高腐蚀性或易燃性,警方批涉案者罔顾人命。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梁振英则呼吁警惕“城市恐怖分子”对水塘和供水系统下手。

警方强调,随意放置危险化学品是一种极不负责任及罔顾他人安全的行为。警方呼吁,如果市民于公众地方发现任何可疑化学品,切勿接触并应立即报警求助。

综合多家港媒报道,警方发现化学品的地方,位于城门水塘4号烧烤场附近山坡,山坡对着一条山路,山路下便是城门水塘。据悉,暴徒是趁黑夜用私家车将化学品运到上址,然后放入草丛,有一两支滚下山坡,跌在水塘旁,但没有破裂。

(素材源于《我心归处是敦煌》)

警方检获危险化学品(警方提供)

香港警方5日指出,较早前有暴徒于大学实验室盗取大批危险化学品,并存放在城门水塘附近。警方5日在城门水塘4号烧烤场附近检获59支,合共约137公升的危险化学品,当中部分属高腐蚀性或易燃性,若不慎接触可能会对身体造成严重伤害。

警方检获危险化学品(警方提供)

曾担任敦煌文物研究所副所长,敦煌研究院副院长、院长;现为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研究馆员,兼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2018年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改革先锋·文物有效保护的探索者”称号,2019年被授予“文物保护杰出贡献者”国家荣誉称号,并获得“最美奋斗者”称号。

樊锦诗察觉到博士不好意思向院里提要求,就主动找到他说:“对你而言,有一处住房很重要,我就把兰州的房子处理给你。”然而当时已没有福利分房政策,兰州房价也涨了,博士还是有压力。

杨振海认为,虽然当前全国总体上生猪存栏和母猪存栏双双探底回升,但受生猪自然生长规律限制,从存栏增加到形成上市供应能力还需半年左右时间。由于6—8月生猪存栏下降较快,按半年育肥周期,对应元旦春节期间生猪出栏将处于低位,加之元旦春节猪肉消费旺季到来,猪肉市场供应仍然偏紧。但考虑到猪肉进口增加且基本在库待售、前期压栏大猪逐步上市、政府储备和商业库存的冻肉适时投放等因素,元旦春节期间猪肉供应将有所增加,加上价格高位运行对消费也有所抑制,整体供需形势可能好于预期。此外,禽肉生产增加较多,牛羊肉生产也将增加,可以弥补部分猪肉供应缺口,肉食品供应总体有保障。(央视记者 宋建春 王凯博 陈博 刘成)

“我有责任为敦煌事业的发展留住人才。”樊锦诗说,“如果有朝一日我离开敦煌,大伙儿能说,‘这老太婆还为敦煌做了点实事’,我就满足了。”

这些年轻人留了下来,也成了“打不走的莫高窟人”。

观看网络直播是一种极其特殊的消费。在多数的消费场景中,消费者的支出与其获得的产品、服务体验成正相关关系,消费金额越高,相应产品的使用价值就越大,或者服务给人带来的满足感就越高。网络直播却并非如此,它面向所有观看的用户,无论是否打赏,主播都会提供直播服务。在公开场景中,巨额打赏的回报只体现在主播表达的一声感谢。换言之,打赏所换取的服务,仅仅是主播公开地与粉丝互动。

不过,反思该案的空间,更在法律范畴之外。“直播经济”兴起以来,粉丝给网络主播打赏的模式得到确立和巩固。一年给主播刷9万多元尽管不少,但放到整个网络直播行业中,并不罕见,更高的金额也比比皆是。在“巨资”的影响下,粉丝与主播是否能够继续维系正当关系,他们之间的交往互动是否会被扭曲,成了网络直播行业健康发展的关键。

多年前,敦煌研究院来了一位武汉大学博士,很有研究才能。为了工作,他和妻子长期分居两地,孩子寄养在外婆家。几年后,考虑到更好照顾家庭,他萌生了离开敦煌的念头,却始终放不下在敦煌的研究。

樊锦诗说,对每个职工而言,有什么能比一家人安居乐业更重要?而对敦煌研究院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人才!

尽管如此,很多打赏的粉丝却看不透这种“你情我愿”。他们投入不少打赏资金以后,就不只满足于公开的网络互动。不少粉丝期待与网络主播开展更私人的互动,享受打赏带来的某种“特权”。在他们眼里,打赏仅仅是与网络主播开展更多交流的铺垫,而不仅是表达对直播服务满意感的终点。在一些出手阔绰的粉丝的心中,对与主播的交往有着更隐秘的期待。

杨振海表示,生产是保障供应的源头和基础,随着生猪生产加快恢复,出栏生猪会逐步增加,涨价预期回调,11月份活猪和猪肉价格明显回落。据监测,11月第4周,全国集贸市场活猪价格每公斤32.26元,猪肉价格每公斤51.22元,连续4周回落,比价格高峰分别回落16.7%和12.6%。

特区水务署发言人则表示,工作人员在城门水塘供应原水的荃湾滤水厂抽取水样本,化验结果显示水质没有异常,以斑马鱼生物监察系统持续监察的原水水质亦没有出现异常。水务署已派员到城门水塘视察,认为水塘生态目前情况正常。

个别网络主播在与粉丝开展互动时,也做出了不良的示范。有的主播在粉丝的金钱诱惑下,与粉丝发展不正当关系,甚至逾越了法律边界。2015年9月,湖南郴州一名女主播与粉丝交往时产生经济纠纷,被男粉丝捅死在宾馆房间内;2019年10月,上海一位女主播与粉丝交往以后,多次借钱给粉丝,结果遭到男粉丝诈骗。类似案例不一而足,给互联网直播行业留下了诸多惨痛教训。

“留下一个人才比留下一套房子重要!”樊锦诗和丈夫彭金章商量后决定,以博士能接受的最低价把房子卖给他,为敦煌留住了人才。

随着直播经济急剧增长期的结束,平台应逐步收敛扩张的快感,转向对规范与秩序的追求。从粉丝打赏行为中获利的不仅有主播,还有平台。平台肩负约束双方行为的责任,既要保护主播的个人隐私不受侵犯,也要对粉丝行为实施必要的提醒和预警。实际上,缺乏节制的打赏,已暴露出各种弊端。对于超过正常金额的打赏,平台要舍得割舍利益,实施一定限制措施。

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梁振英则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发文称,“城市恐怖分子的手段之一,是在水塘和供水系统下手,以制造恐慌,令社会不稳。大量有毒化学品出现在水塘一带,警方和全社会必须高度警惕,提高警觉,并严拿狂徒。”

在法律意义上,孰是孰非已经很清楚。网络主播为粉丝提供的服务只局限在网络直播过程中,主播是否与粉丝开展线下交流、在线下交流中对采取粉丝怎样的态度,完全取决于其个人意愿。不管怎么样,粉丝出手打人,并导致主播受伤,要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樊锦诗年轻时内向沉默,上台说不出话,照相靠边站。但她现在说话直来直去,大胆与人争论,着急时会跟人争执,有人说她严厉、不近人情,但樊锦诗无所谓,尽心尽力解决问题才重要。

直播经济是“虚拟”经济,但与直播相关的经济活动、社会关系并不虚拟。只有深刻理解直播活动对现实社会的介入与影响,加大监管力度,才能消除误解与分歧,让主播与观众之间形成健康文明的互动。

元旦春节期间猪肉供应形势可能好于预期

放在一般的消费语境中,很难衡量以打赏换互动“值不值”。而且,打赏所获得的互动也难以与打赏金额精确对应——打赏900元换来主播一句感谢,打赏9万元可能也是如此,打赏并没有固定的“市场行情”。因此,打赏迥异于一般消费习惯的行为逻辑,而是基于你情我愿的情感抉择。

她深知,每一个放弃优渥生活来莫高窟的人,都怀有可贵的信念,都战胜了世俗意义上的诱惑和欲望。对刚来敦煌研究院的年轻人,樊锦诗直言不讳:“年轻人有三条道可走,一条是黄道,一条是白道,还有一条是黑道。黄道是做官,白道是发财,黑道就是做学问,在黑暗中摸索前进。到敦煌就只能走黑道了。”

人物简介 樊锦诗,祖籍浙江杭州,1938年生于北平,长于上海。1958年考入北京大学历史学系考古专业,1963年毕业后到敦煌文物研究所(敦煌研究院前身)工作至今,被誉为“敦煌女儿”。

毒品调查科行动组总督察谭子伟表示,不排除部分危险化学物品与早前在香港中文大学实验室被偷走的危险品有关,会与中大进一步核实确认,也不排除此次发现的化学品包括来自其他大学被盗的化学品,并不排除暴徒用这批危险品制作汽油弹,甚至镪水弹。

城门水塘附近检获危险化学品(警方提供)

经历过相似纠结的“敦煌女儿”樊锦诗把一切看在眼里。樊锦诗曾多次想离开敦煌,但为了保护莫高窟,最终扎根大漠五十余载。